快捷搜索:  as  test  上海  万博  xxx  狗万  亚博体育

青少年网瘾问题加剧 电竞应避免成为游戏“漂白”手段_科技资讯

  过去16年,像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这样的网瘾戒除机构在国内从一家增至二三百家——

  电竞应避免成为电子游戏“漂白”手段

资料图:新疆乌鲁木齐市职业中等专业学校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中新社记者 刘新 摄

  刚刚过去的2019年春节,注定会让陈灿、张杰一生难忘,他们和其他数十名网瘾少年一起远离家乡在北京的一家网瘾治疗中心过完了年。位于北京南郊的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创建于2003年,是国内第一家专门救治网瘾青少年和青年的机构。走进这里的每一个孩子和年轻人都有着不同的网瘾史,但因为他们的网瘾,给各自的家庭都带去了相似的痛苦和煎熬。过去16年,像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这样的网瘾戒除机构在国内从一家增至二三百家,这是一个让人忧虑的现象,因为网瘾少年越来越多,他们背后的不幸家庭也在与日俱增。

  一个学霸的“坠落”只用了一学期

  眼下,和陈灿同届的不少孩子正在享受进入大学后的第一个寒假,放到几年前,陈灿的母亲就给陈灿设想过这样的前程,并且相信,陈灿就读的一定是名牌大学。陈灿的母亲回忆,陈灿在初中时学习成绩优异,当时的目标是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当地最好的高中,然而一切都在陈灿迷恋上网游后改变。

  在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面前的陈灿,是一个彬彬有礼、谈吐不凡的年轻人,他目前在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接受网瘾戒除治疗已经进入最后阶段,很快就将重新开始正常的学习、生活。他对于自己过去几年沉迷于网络游戏的经历懊悔不已。

  陈灿回忆,自己在初中时沉迷于一款网络游戏不可自拔,每天晚上都要在晚自习放学后玩上三四个小时,很少能在夜里12点之前入睡。但由于自己的学业基础还算扎实,加上白天课堂上的学习效率还比较高,学习成绩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中考时,陈灿的成绩是全县的前十几名,虽然距离拿到全县第一名的目标有一定差距,但足以保证他顺利升入当地最好的高中。

  上了高中之后,陈灿继续着每晚熬夜打游戏的习惯,但是高中学业明显加重,他已经很难游戏、学业兼顾。初中时,陈灿白天在课堂上如果太困了还能打个盹,基本上不会对学习产生太大影响,但是高中时已经不可能这样。由于白天精力不济,无法保证在课堂上认真听讲,仅仅一个学期,陈灿的学习成绩就出现了大幅下滑。在一次与老师发生矛盾,因此被停课一天后,陈灿发现原来停课可以让自己更有时间和理由玩游戏了,进而开始有意地旷课,学习进度更是无法跟上,到后来,陈灿直接申请了休学。

  让陈灿母亲痛心的是,面对儿子沉迷于游戏和由此导致的人生“坠落”,身为家长却毫无办法。

  陈灿母亲回忆,其实早在陈灿初中时,她和陈灿父亲就一直在劝诫陈灿不能玩游戏玩那么长时间,但是劝阻的效果甚微,到后来,甚至很容易招致陈灿的情绪宣泄。陈灿母亲记得,有一次家里来了客人,陈灿为了表示自己不满,直接踢翻了客人送来的礼物,十分失礼。至于对父母发小脾气,更是家常便饭。陈灿的母亲一开始以为,孩子是青春期的叛逆,过了这段时间,孩子就会好起来,直到陈灿在高中阶段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迅速从一名“学霸”变成了顽劣的差生,陈灿父母才想到,孩子如此沉迷于游戏,是不是到了需要救治的地步。

  陈灿母亲先是找到了一名精神科医生朋友,这位朋友经过初步诊断后发现,陈灿的网瘾已经非常严重,建议尽快采取戒除措施。

  当亲耳听到医生对儿子的诊断结果时,陈灿母亲的内心是此生以来的第一次绝望,曾经让自己、让全家无比骄傲的孩子,竟然因为沉迷于网络游戏而落到了出现严重精神问题的地步。

  现在的陈灿已经意识到,自己在网瘾最严重的时候,不仅迷恋于网络游戏,而且逃避、排斥现实生活,宁可在网上跟人聊天,也不愿意在现实中跟人说话。

  2017年4月,陈灿在父母的带领下第一次来到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但为了赶在9月开学前回到学校,治疗只进行了5个月。结果,因为治疗不彻底,回校一个月后陈灿就网瘾复发。

  2017年12月,陈灿再次来到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也是在治疗一个寒假后,自以为不错,但是回到家后,又是很快就回到了沉迷于网络游戏的状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